关于我们

在线下单

联系我们

公司介绍 COMPANY INTRODUCTION

  “她的事情,与我无关。”顾旭极力撇清自己与叶桃的关系。

  “榕姐姐,好巧啊。”

  当真立于这样的处境后,她就完全能够明白昨天魏二那番话的意思了。薛表哥没什么不好,只是他的出身,注定不能给自己撑起一片天来。

  那个时候他的心情其实是矛盾的,叶桃因他而为刑氏所害,可他却娶了刑氏的女儿……他总想,自己若是但凡有骨气些,但凡可以自己做选择,便该退婚。

  然而就算顾旭此刻一再小心,但叶榕还是没给独处机会。

  魏允没急着辩解,只伸手扶了二夫人一把:“夫人先请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