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介绍

  •   如今从那个圈子中跳出来,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再回头细细去想从前的那段往事,顾旭倒是能看明白很多东西。是他低估了唐统的野心,也是他高估了自己与唐统的袍泽之情。他自认为待唐统不薄,但或许在唐统父子甥舅心中,他只是一个可以借来高升腾达的跳板,是用来对付刑氏夫人母子的利器。   一见到魏昭,叶萧拳头便砸了过去。不过,魏昭身手远在叶萧之上,叶萧可打不着他。   二夫人到底是疼叶榕这个儿媳妇的,就说:“正好我也想过去找大嫂说说话,你便随我一道去吧。”
  •   叶世子却没个好脸色,只怒视着人说:“不是让你回去的吗?你非要进来干什么?不过就考好了这么一次,就这般得意忘形,你弟弟考好了那么多回,也没见他如何得意。你这个做兄长的,倒是不如自己弟弟沉着稳重。”   只是,这日倒是奇了,竟又主动过来请安。